Saturday Night【一】 We’re Going Out Tonight

六時二十四分的德己立街上, 人群疏疏落落地流連。那跟遊客們在” Lonely Planet” 一般的旅遊書裡讀到的景象很有點不同。傍晚六時二十四分, 德己立街還是一條獨立存在於中環、舖置著行人階磚的斜街,而雲咸街還是獨立存在的雲咸街、威靈頓街還是獨立存在的威靈頓街。只有在凌晨過後,蘭桂坊才是大夥兒熟悉的煙酒迷城、讓陌生男女相互調情的聚腳點。

在嚴子正眼中看來,帶著日落餘暉的蘭桂坊甚至有點不協調的優雅。

子正一邊踏上斜路,一邊欣賞著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奇異國度。街上只有一些外國人待不及晚餐,便先要在歡樂時段喝上兩杯啤酒。子正在蘭桂坊跟德己立街的交界轉左再往上行了十數步,便找到了跟他們相約的那間酒吧。

酒吧裡也算不上有甚麼客人,所以子正用了片刻便在酒吧檯前找到樂沛的背影。

「嗨,何樂沛。待了很久嗎?」

「比起你離開那些日子,這才一會兒吧。」樂沛見到子正出現,便急不及待上前相擁了一下。「還是老樣子嗎?」

「過了這些日子, 現在還真的堪稱老樣子了。」子正向酒保道。「嘉士伯, 謝謝。」

「差不多三年沒有見面了。」樂沛說。「不,是三年完全失去了聯絡呢。」

「說來話長呢。」子正道。「其他人呢?」

「老樣子、老規矩──大概要遲到三十分鐘吧。東京還好嗎?」

「唔……我也不曉得怎樣說。」子正從酒保手上接過那瓶喜士伯啤酒。「那裡有很濃烈卻奇特的文化,是個很有趣的地方。假若當個旅客還看不出,但待下來的時間愈久,便會愈喜歡那裡的人和物、卻也愈發現自己跟那個地方格格不入。」

「嘿嘿……就像《迷失東京》那種感覺嗎?」

「我可沒有遇到跟 Scarlett Johansson 一般的女孩啊。」子正狡狤地笑起來。「要不然我也不會回來啦。」

「兄弟一場,少騙我吧。」

「我到東京可不是為了那兒的女孩嘛。」子正點起了一根沙龍薄荷香煙,又把煙包遞給了樂沛。「我在那邊可真的幹了一番事業。」

樂沛也點起了一根煙。「那難道在東京也想著香港的女孩嗎?很可悲耶。」

「也許思念本身就是一齣悲劇吧。」子正苦笑了一下。「你近來又怎麼了?」

「剔除了上班時間和跟女孩們上床的時間,大概可以用渾渾噩噩來概括吧。」

「嗯,」子正徐徐呼出了一個煙圈。「那可取決於你在床上有多大的能耐,才能知道你剩餘的生活有多渾噩啊。」

「找個日子讓我叫那些女孩們告訴你吧。」樂沛笑說。「總而言之,最近的生活雖然是一團糟,但多虧那些就在蘭桂坊這裡認識的女孩們,我總算未致於朝著自我毀滅的道路沉淪下去。」

酒吧的門外站著兩個洋妞,正在探著頭看著酒吧內的環境。子正跟樂沛都停住了說話,只是一直上下打量著她們,直到她們決定離去為止。

「沒有想過找個可以維持長久關係的女朋友嗎?」

「不, 那種渴望持久關係的女人, 應該是屬於世顯那一類人吧。我這大半生可都在逃避這種所謂持久關係。而那些女人的大半生, 大概都在逃避像我一樣的男人吧。」

「可是我想, 」子正先喝了一口啤酒。「你跟這些女人一樣, 到最後都會屈服吧。」

樂沛望望周遭。「那是三十歲以後的事吧。在我眼中那跟廿九歲或之前的人生並沒有太大關連。我前半生的經驗告訴我,任何女人只要跟你待在一起的時間夠短的話,她總會比最後跟你結婚的那個女人好。」

「這樣的說話這天晚上還是不要給世顯聽到為妙。」

「有甚麼事不要讓我知道啊? 」一把聲音從他倆背後傳來, 正是世顯剛剛來到了。

「當然是有關你是同性戀的傳聞啦。」

「何樂沛, 少亂說話吧。」世顯也沒有待樂沛再說話, 便上前跟子正擁抱了一下。

「嘿,現在不就證據確鑿了嘛。」

「樂沛, 如果你可以在我這最後一晚待我好一點的話, 將來我也許會感激你的。」

「不。」樂沛深深地吸了一口煙。「如果我可以在這晚待你差一點、而讓你打消結婚的念頭的話,你將來必定會感激我。」

世顯沒有理會樂沛,轉身跟酒保點了一瓶科羅娜啤酒。子正跟世顯寒暄了一番,談了一些香港近年的大事, 又談了一些結婚時需要安排的事項, 而樂沛則在旁插上一、兩句。經過那麼多年的營營役役的生活,他們又聚在一起、像中學時代沒有兩樣的談天說地。

「我們三個再加上浩宏,自中學時計起的這麼多年來,都總算過得不錯吧。」世顯道。

「可不要以同樣程度的樂觀心態去結婚哦。」樂沛又乘著機會打擊世顯。

「以你這樣玩世不恭的人,憑著甚麼去為婚姻下消極的註解呢?」子正問。

「因為當一個男人結了婚後,他再要談論婚姻的話也沒有其他人會聽得上。」樂沛把那瓶嘉士伯啤酒喝乾了。「當然,除非對方是另一個已婚男人。話說回來,浩宏為甚麼還未來到?」

「試過打電話給他了。那總是轉駁到留言信箱。」世顯道。

子正看了一看手錶。「時候也不早了。先留個口信給他, 然後我們先行一步吧。」

「嗯哼。」

說罷他們便結賬離開酒吧,然後截下了一輛計程車離開剛入夜的蘭桂坊。然而他們的星期六才剛剛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