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愚情記》序──一切從錯誤開始

二零零四那個春天,在我人生中最混亂的數個月裡,我寫了一篇散文。

兩年後的另一個春天,我到了日本工作。一個人獨處的時間很管用,我可以慢慢地回顧自己的人生。有些時候,我甚至記不起某時某地為甚麼會發生了某些事情。我拼命地想,才驚覺自己的人生不斷地犯下了各式各樣的錯誤。好歹也不算是個笨得可憐的人,為甚麼就是不能避免這些錯誤?

直到春天過去,原宿車站前的樹都由枯啞的丫枝變回油綠色的葉子,我終於明白到自己只是犯上了每個人都會犯上的錯誤。不,這不是我給自己的藉口或是開脫。而是我終於知道,在愛情世界裡,每個人都是平等。

平等地愚蠢。

我整理好心情,離開了東京。又過了些日子,我把零四年那篇舊文翻了出來。

然後我便寫下了這本書。

我沒有從這本書裡汲取到甚麼教訓。我也不期望正在讀這本書的你獲得怎麼樣的啟發。

因為要不是這樣,從定義來說我們便不是平等地愚蠢了。